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0|回复: 0

对的人,错的时间

[复制链接]

204

主题

204

帖子

629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629
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好感
  
  时间已接近晚上十点,林然揉了揉酸涩的眼睛,继续在电脑上修改文案。
  
  今天因为一份不合格的文案,她被小好几岁的上司训了一顿。三十大几的人了,还是公司的老员工,真是难堪。其实林然一直是个认真的人,但这几天儿子病了,她公司家里两头忙,文案就做得粗糙了些。
  
  上司勒令林然加班改文案,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她一人。直到董树生把一份打包好的面放在她面前:“饿了吧,吃点东西。”见林然面带吃惊地看着他,董树生解释说自己回公司取东西,从楼下看到办公室还亮着灯,就知道林然还在加班,于是买了一份上来。
  
  “可是文案还没有改完,今天脑子像浆糊,总是理不出个头绪。”她说。
  
  “我帮你看看。”他说。他原先和林然在一个部门,现在调去了别的部门负责,但是对林然手头的这点工作还是在行的。林然没跟他客气,二人共事两年,有一种难以言表的默契。她让出座位,坐在旁边吃起了面。等到她吃完,董树生已改好了。她看了看,很惊喜。那个文案已毫无漏洞,顺畅有条理,又有可行性。
  
  忙完后,他们一起走出办公大楼。虽然时间已很晚,但是两人都步履缓慢,似乎都不急着回家。清风徐来,林然抬头看看天空,“今晚的星星真亮呀。”已经好多年不跟人说这种缺少烟火气的话,但是此刻在他面前说出来却非常自然。他也抬头望望星空,“是呀,前几天在野外露营,那边的星空更亮。”她说:“下次露营带我去。”“好呀。”他说。但是两个人都知道,这话只是说说而已,都是拖家带口的人,哪有可能单独约着出去。
  
  走到自己的车边,林然才说:“谢谢你。”“别跟我客气。”他的笑容温厚。这笑容,不知怎地让林然有刹那的喝了酒似的微醺的感觉,这是一种很多年没有了的感觉。可是,也就是那么一瞬,林然就强迫自己恢复了平静,她冲他挥挥手,“明天见。”然后上了车。
  
  林然回到家,孩子已经睡了,老公躺在床上,用手机看电子书。
  
  “孩子没再发烧吧?”林然问。“没有。”老公看着手机说。
  
  林然洗漱回来,对老公说:“马桶该刷刷了。”老公“唔”了一声。
  
  林然躺下,老公边看手机,边说了一句,“明天中午你抽空去缴一下煤气费,刚才刷煤气卡的人说欠费了。”林然“唔”了一声,觉得睡意袭来,闭上了眼睛。
  
  暧昧
  
  不久,公司组织去海滨城市拓展训练。
  
  林然有些恐高,在完成“天梯”训练项目时,她因为太紧张,脚抽筋了,蹲在地上冷汗直流。董树生蹲下来,递过一条毛巾,让她擦汗。等她好一点之后伸手扶她起来,他的掌心微微有些汗湿,很温暖。他轻轻说了一句:“别紧张。”她瞬间觉得心里暖暖的,后来她顺利完成了任务。
  
  在后来的训练中,他对她一直有着别人不易察觉却无微不至的关照,一种微妙的感觉在两个人中间悄悄流淌,这种感觉温馨、刺激又令人不安,但林然很享受。
  
  白天的训练结束之后,同事们总会在晚上约着出去喝喝酒,放松一下。林然和董树生都不喜欢热闹,两个人就常常在海边吹着风,一坐就是大半个晚上。他们聊天,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,聊喜欢的书、电影、食物、城市,发现二人的兴趣爱好惊人地相似。
  
  有时候聊累了,他们就沉默,在沁凉的海风中,那种温馨又刺激的感觉又弥漫在林然心头。她忽然盼望这次拓展能久一点,这种感觉停留再久一点。
  
  一周的拓展还是结束了。坐大巴车回到公司,已经接近午夜。董树生的车子停在公司,而林然的车子没在。他们并不顺路,他却执意要送她回去。坐在车上,他说:“这么晚了一个女人独自回家,会让人不放心。”林然想起自己跟老公说可能很晚回去时,老公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,“那你打车回家的时候小心点。”她知道老公是不放心将孩子一个人放家里,但她心中还是难免有些失落。
  
  车子开得并不快,林然能够感觉到,董树生似乎也跟她一样,希望两个人单独相处的这段路程再久一点。
  
  沉默良久之后他说:“这一周不知不觉就过去了,有些东西,真希望重来一次。”
  
  “是呀,真希望重来一次。”她说。
  
  林然回到家里,洗漱完毕已是后半夜。她躺下的时候老公朦朦胧胧说了一句:“回来了?”她“唔”了一声。老公翻了个身,又沉沉睡去。
  
  危机
  
  林然暗暗告诫自己,她和董树生都是有家有口的人,不应该让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持续下去,她应该克制自己,和他保持距离。可她又不得不承认,每当他在工作中帮助她,每当看到他干练的身影,每当看到他会心的笑容,她就会莫名地心动。这种心动越来越难以抑制。
  
  就在林然纠结矛盾的时候,二人迎来了一次一起出差的机会。原本是董树生要出差,需要林然部门的支持,本来不一定是林然,但董树生点名要了她。
  
  林然收拾东西的时候有些激动,又有些紧张,未知的旅程,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。
  
  头两天相安无事。他们都是认真的人,都全力以赴地为公事忙碌。最后一天,他们跟客户谈完事情出门,外面下起雨来。他们站的地方不好打车,他就脱了外套,遮在她的头上,然后拉了她的手在雨中奔跑,跑去一个好打车的地方。他的手掌有些湿,她也是,他们分不清那是雨水还是汗水。很多年没有像这样在雨中奔跑了,他们像两个欢快的孩子。她忽然希望,自己一直跟他这样奔跑下去,跑到哪里都可以。
  
  后来他们打车回到酒店,一起吃了晚餐,还喝了一瓶红酒。饭后他说到她房间聊聊,她没有拒绝。两个人聊了很久,后来很晚了,他们沉默下来,他却没有说要离开。灯光下,气氛越来越暧昧,她意识到他们即将发生点什么,她有些期待,又紧张、害怕。在他准备靠近她时,她的手机响了一下,是短信的声音。她猛地站起身,拿过手机看那条短信。是老公发过来的:“老婆,晚上和儿子吃了你走前冻在冰箱里的水饺,儿子说想你了,是不是明天回来呢?”
  
  放下手机,她心里涌上一股说不清的滋味。她对他说:“有点想孩子了,好在明天就能回家了。不早了,你也回房间早点休息吧。”他似乎也恢复了理智,站起身来,离开了她的房间。
  
  两个人坐飞机回到生活的城市,他说打车送她回家,她拒绝了,说天不太晚,她一个人打车就可以。
  
  回到家里,儿子拥抱了风尘仆仆的她,老公在一边没说话,他正扎着围裙,准备做饭。她忽然觉得心里好踏实,踏实里又带着微微的庆幸,庆幸自己没有打破这份踏实。
  
  释然
  
  林然开始刻意和董树生拉开距离,不再轻易接受他的帮助或示好。二人都是成年人,当林然有这些举动后,董树生自然懂得她是何意,减少了跟她的来往。
  
  后来,他们公司在本市的新城区成立了分公司,要派几个老员工过去,林然报了名。
  
  那天搬迁时,董树生来送她。“一定要走吗?”沉默良久后,他说。
  
  “嗯。”她点头。
  
  “其实……”
  
  他的话还没说完,她当没听见,抱起一个箱子就迅速往外走。他抱起剩下的那个跟过去,走到提车区的时候,她接过箱子,跟他挥手告别。
  
  坐在车上,她久久没有发动车子,然后收到他的一条短信:“我们是不是遇到了对的人,只是时间是错的?”她没有回。她想,也许是吧,但婚姻那么长,他们还会遇到多少对的人?也许都是自欺欺人吧。
        白癫疯游泳白癜风是遗传吗白癜风遗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DiscuzX

GMT+8, 2022-6-30 02:34 , Processed in 0.031992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