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Se58ed3 发表于 2022-6-24 14:38:29

bo2miukb

“爷爷在么?我想和爷爷说两句话。”
我听到三叔在话筒那边迟疑了一下,然后说道,
“你爷爷有点事情出门了,不在家。记住,千万别出门,有什么不对劲就把你爷爷给你的玉佩拿出来。”
之后三叔就挂断了电话。一个人坐在凳子上消化了三叔刚刚的话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觉得三叔听了我讲的事情,似乎很是着急的样子,而且他还叫了人来接我?这城市离我家那么远,三叔在这边都认识人?
不一会儿,大姑和姑爷就回来了,堂姐也跟着他们一起回来的,估计是在路上碰到了。大姑似乎和姑爷吵了架,两人脸色都不好看,堂姐的眼睛有些红,看到我坐在凳子上,一下就冲了过来吼着,
“王澈,你在我们家白吃白喝还不够?你赶紧给我走。”
我心中一怔,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面对这种局面,大姑拉着堂姐就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,
“你怎么说出这种话?赶紧给你弟弟道歉。”
“你怎么打孩子?有什么冲着我来。”
堂姐一下就哭了出来得了银屑病这个病应该怎么办,然后扑倒了姑爷身上,
“爸,妈打我,因为这个农村娃娃妈打我。”
我没有说话,死死的抓着凳子的边缘,低着头,我也不知道我此时应该说什么,我只是觉得好陌生,这就是我的堂姐,这就是我住了几年的地方,狗日的锤子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想哭的冲动,那种没日没夜的孤独的感觉在此时显得那么的强烈和明显。那时的我还不知道心丧若死这个词,我只觉得眼睛有些模糊,在我抬头的一瞬间,看到客厅里此时多了一个人。
堂姐正扑在姑爷的怀里一个劲的哭,大姑在一旁,而有一个女孩,就站在他们中间,幽幽的看着我,裂开嘴巴,诡异的笑了一下,然后就消失了。
我顿时觉得浑身一阵冰冷,这玩意居然进到屋子里来了?我一时间慌了,该怎么办?我想起了三叔说的话,有什么就拿出玉佩。
我赶紧从胸口把玉佩掏了出来,紧紧的握在手中。眼睛在屋子周围到处看。
“小澈,你姐姐他。。。”
大姑走了过来,想摸一下我的头,我下意识的就躲开了,然后依旧到处看着。
大姑看着我的表情,脸色也有些变了。就在这时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“是谁?”
门外没有回答,但敲门声却更加的大声和急切,到了最后几乎成了锤门,整个门框都在打颤。
姑爷有些强作镇定,大声的喊道,
“你们找谁?在打门我就报警了。”
终于,外面的人回答了,是一个声音很粗的男声,
“我是老铲,来接王澈,赶紧把门打开。”
“什么老铲,从来都不认识。”姑爷刚刚开口,谁知大姑听到这句话后,身子一震,然后直接去把门打开了,只见一个长得又高又壮的大汉出现在了门口,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从眉角直接划拉到了下嘴唇,长得就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,后面还跟着两个汉子。我心中一震,这就是三叔说的人?
姑爷看此情况,有些着急,对着大姑叫道,
“你怎么把门开了?”
“你们是谁?要做什么?”
老铲却没有理会姑爷,然后直接向着我走了过来,
“小爷,是三爷让我来的,他让你赶紧跟我走。”我有些懵,但也站了起来,点了点头,就要跟着走出门去。
“你们要干什么?信不信我马上报警?你们要带他去哪里?”姑爷说这话的时候,一边赶紧是护住藏到了他身后的堂姐,
那叫老铲的大汉瞟了他一眼,然后带着我就往外面走,姑爷终究没敢上来拦,老铲经过大姑身边时,停下来抱手微微示意了一下,大姑有些想要跟着一起出去,谁知老铲摇了摇头,大姑迟疑了一下,叹了口气也就停住了脚步。姑爷看到这一幕,似乎气不过还想说什么,但老铲走出门口的时候说了一句话,
“我王家的事情,不想死就给我闭嘴?他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是老子亲手给你打进的存折。”
之后三个人就带着我走下了楼道。
姑爷在听到老铲临走说的那句话的时候,似乎被吓到了吗一下子就泄了气,在我走之后。他浑身气的发抖,对着大姑几乎是吼了出来,
“这就是你们家?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大姑此时眉头紧皱,看着姑全国到哪治疗银屑病好爷一副青筋直冒的样子,叹了口气,却没有说话。大姑自顾自的回到了厨房,眉头一直没有松开,微微的念着,
“发生了什么事,怎么连老铲都来了?”
老铲他们三个带着我就下了楼,就在小区里的路上走着,我心里有些纳闷,三叔叫我跟着他们走然后等他过来,他们到底要带我去哪里,
我跟着老铲他们三个出了小区,老铲一又高又壮的身子走在前面,两个汉子跟在后面,我就在他们中间走,出了小区,穿过那个巷道,又拐了几条街。最后在一家卖古董的门面外边停了下来。
我心里有些奇怪,来这里做什么,这门面地势比较偏,这时候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。这一带我也来过,只是不是特别的熟悉。此时这门面里却一个人也没有,里面的灯也没有打开,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,黑黑的店中再往里就看的不是很清楚了。
一个汉子骂了一句,
“狗日的顺五,不是让他在店子里面等着么?跑哪儿去了?”
然后就要走进去。
“等等。”
老铲神情有些变化,那汉子也随即停下了脚步。老铲皱了皱眉头,示意另外一个汉子护住我,然后从身上掏出了一把短刀,这刀说来也奇怪,整个刀身都被刻着密密麻麻的图案,而且样子也旧的不行,老铲把刀拿在手里,接着说了一句,
“店子里有些儿童牛皮癣通过哪些途径形成不对劲。”
我心中早已是吃惊的不得了,难道老铲他们几个就一直在这里开店?这里距离大姑的家只有十分钟左右的路程,我心中想不通,为什么他们会跟着来这里,而且我以前都没见过这几个人,三叔的口气似乎对他们很是信任。
听了老铲的话,另外两个汉子神情立马就变了,其中一个汉子似乎不甘心,又是向着店里面喊了一声,
baimengshu.com
“顺五。”
不过依旧没人回答。整个店铺从外面看上去没有什么不正常,就是有些安静和昏暗,片刻之后,老铲没有进店子,而是走到店门口的台阶处,用手抠着,那台阶的一块石头居然是松的,老铲翻开石头看了看,接着脸色就变得及其的难看。接下来说了一句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。
“额们马上走。”
刚来这里居然就要离开?我心中十分的不解,不过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开口,心中想着,三叔让我跟着他们一定有道理,而且这几个人给我一种有些熟悉的感觉,有些像很多年前在吃水乡那些跟着爷爷的大汉。
“铲爷,可是顺五。。。”
“你知道个锤子,先走,一切等三爷来了再说。”
接着他们三个就带我快速的离开了那个店子,走得时候我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老铲翻看的那块石头下面,一张纸映入眼帘,我心中一惊,因为那竟然是一张符,而这时,那张符居然已经变得漆黑。我有些明白了什么,想起那个先前已经是跟着我到了大姑家里的东西,我心中也有点害怕起来,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关联。
我一肚子的疑惑,有点想问问走在旁边的老铲,但看着他有些“恐怖”的脸,就又把话吞了回去。
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我们四个人走在街道上,路上的店铺都还几乎没有关门,一个汉子问道,
“铲爷?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?是不是先回去。”
“你脑壳是瓜的?你的狗窝都被端了,走得掉?现在只有先找个住处,然后等三爷来。”
“狗窝,你不也住。。。”
这汉子的话没说完,就被老铲狠狠的盯了一眼,然后闭上了嘴巴。
我终究是没有忍住,然后弱弱的问了一句,
“铲。。铲叔,你们是不是吃水乡来的?到底出了什么事情,是不是和人工性荨麻疹有哪些危害?那种东西有关系。”
我觉得我的话说的很有些水平,有礼貌而且委婉,想着他应该会告诉我点什么,关于那玩意的事情,现在我脑袋中装满了疑惑,张培家里出了事情,然后那个玩意就跟着我,跟三叔说了之后三叔似乎很紧张,接着老铲他们就来把我从大姑家带走。本来要回他们的店子,可是似乎是出了什么事情,那门口的漆黑的符纸,这一连串的东西早已是让我消化不了。
听了我的那声“铲叔”,老铲似乎有些高兴,面色也“柔和”了下来,只不过因为脸上的那条长长的疤依旧看起来是凶神恶煞的模样,
“小爷,不是额不告诉你,而是有人不让额说,你知道额们不会害你就是了。你三叔应该明天就到,到时候你去问他吧。“
我心中有些不爽,但也无可奈何,
“那你们来这里多久了?”
“这个额倒可以告诉你,从你来这里读书的时候额们就来了,刚刚那店子就是额们开的。狗日的,没想到都到了最后了,还是出了事。”
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但真正听到的时候脸上的牛皮癣下的快,我心中还是猛的震了一下。
就在这时,老铲突然停了下来,因为我走在他的侧面,发现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,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,而且手里似乎拿着个什么东西,还晃了一下我的眼睛。老铲拍脸部银屑病抹什么药膏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转过了身子,对着走在我们身后的两个汉子说道,(未完待续)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bo2miuk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