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Se58ed3 发表于 2022-6-24 14:36:47

诡计

诡计
       
  “村田逃走,与我考虑不周有很大关系,我恳求支队领导处分我。√★★★★”六营长低下了头,准备接受领导的处理。
  “六营长,我不是为了处理你才提出这个问题了,我们是在总结经验教训,杜绝这个错误的再次生,才提引起白癜风发病的原因有哪些出这个问题的,这也是每一个指挥员应该引以为戒的,在座的每一个指挥员,以后在下达战斗命令时,必须慎重。六营长,你别以为一句考虑不周,就想过关,这不行,你必须从内心深处解剖自己,深刻地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我们将根据你的认识程度,考虑如何处分你,在此期间,你的职务由副营长代理,你随司令部行动?”
  “这么说,就是把我撤了?”六营长似乎很有委屈。
  “这不是撤职,这是停职,检讨过关了,仍然可以回去担任营长。”许政委问六营长:“你还有什么话可讲?”
  “我无话可说,犯错误了,就应该受到惩罚。”六营长没有再说话
  “现在,我们再来谈第三个问题,就是秦荣堂问题,”许政委有些伤感地说:“昨天晚上,我们支队生了一件不幸的事,身为副司令警卫队长的的秦荣堂,居然把三团警卫排长给杀了。”
  满屋子的人都惊讶地“啊”了一句,
  这个秦荣堂太无法无天了,太不可思议了!
  必须严惩!
  “了解了这个情况后,我就下了命令,把他铐起来,准备带到司令部作进一步处理,秦荣堂却趁黑夜逃了,出了问题就迅逃走,说明什么问题?”许政委环视了一眼大家,希望有人明白这个问题。
  屋子里的人几乎都面面相觑,不知道怎么说。
  坐在角落的乔立业站起来想说话,又被旁边的刘宏明拉一把:“坐下,我们是列席会议,没有言权的。”
  许政委看到了,连忙说:“立业,想说什么,站起来说。”
  “许政委,刘连长比我清楚,还是让刘连长讲吧。”
  “好吧,刘连长就说一说你的看法。”许政委直接点名了,刘宏明不得不站起来说:
  “很简单一句话就可以概括,说明秦荣堂与日军早有勾搭,不是一天两天了,或者是,他就是日军派来的奸细,利用我们的疏忽,混进了抗日支队的。”
  满屋皆惊,真的吗?
  刘宏明不是危言耸听吧?
  “说说你的理由,你的根据,怎么证明秦荣堂就是奸细?你要说出道理来,让大家信服才行,”许政委给了刘宏明,不小的压力!
  “我是从城北药房代班人被杀的时候,就怀疑秦荣堂有问题的。哪天我们的交通员正好有事,,就找了一个人临时代班,这个代班人被误认为是我牛皮癣吃什么药能有效治疗们的交通员,结果被人杀了,说明杀人者根本不认识我们交通员,所以才杀错人。根据店小二的描述,一开始,我是怀疑李干的,后来经过核实,李干在凶案生时,已经被人引诱出城,李干又不在现场的证据。后来,李干又被秦荣堂杀害了,是他自己承认的,这个事就拖了下来,没有认真查。”刘宏明顿了顿,看了一眼在座的各位。
  啊,刘宏明此言一出,屋里的人谁不惊讶?竟然杀了两个战友,这个秦荣堂怎么如此心狠?蓝宇听了有些不舒服,很不高兴地看了刘宏明牛皮癣用什么药膏可以查好好一眼,你自己也有问题怎么不说?
  “第二个怀疑点,就是副司令派以秦荣堂为队长,组成了锄奸队,远赴淮城要处决我,当然,他执行命令来处决我,这事无可厚非,问题是:他到达淮城后,有两个队员被日军抓了,他却无动于衷。不但想办法营救,在其他队员面前连提都不提这个事,就像没有这两个人一样,两个战士被捕这个事,等到乔连长知道这个事时,再查两个战士关押在什么地方,现两个战士已经被特工处杀害了。这种不关心战士生死的行为,不是粗心的问题,说明他有很大问题,我们就开始调查他。“
  说到这,刘宏明又顿了一下,歉意地对老许说:“对不起,许政委,这个事还没有来得及跟你汇报呢,先在这里爆料了。”
  “没关系,现在,你就当着大家的面,把谜底揭开!效果会更好。”
  “大家是否还记得,秦荣堂立过一次大功,”刘宏明问大家。
  “记得,记得,因为太离奇,这个事谁也没有忘记,94年6月号,孤胆英雄秦荣堂一个人单挑了五个鬼子,”
  “可是,经过我们调查,结果完全出乎大家的意料,”刘宏明卖了个关子。
  “什么结果?”有人问,
  “不会是,那次战斗是假的吧。”
  “假的?明明有有五个鬼子躺在哪儿呀?”蓝宇还是不服气,说:“我们不能因为他犯了错误,就抹杀他的成绩。”
  “对,当时确实有五个穿鬼子服装的人躺在哪儿,可是谁也没有看清楚,那五个个鬼子究竟死了没有?敌人的大部队就上来了,我们的人就赶紧撤了,如何治儿童牛皮癣才能恢复对不对?”
  “当时,是这个情况,情况很紧急,部队就撤退了。”
  “就在部队撤退以后,那五个鬼子,又站了起来。”
  “什么?这个事也真的假了?”
  “是的,那是特工处和秦荣堂联合演出的一场戏,因为秦荣堂的重大立功表现,我们依然记得,那次战斗生在94年6月号,于是,我们想办法查阅了鬼子的档案,在那一天日军根本就没有出兵的记录,皇协军在那一天也没有出兵的记录,只有特工处有出兵的记录,由此我们断定,那一次战斗是假的,是秦荣堂和特工处合演的一场戏!”
  屋子里的人都在窃窃私语:
 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?
  他们为什么精心设计这样的局呢?
国内银屑病哪家医院好  “后来,我们在调查中意外地现了一个被秦荣堂刺中的一个特务!”
  94年6月日,周扣眼给五个特务,换上日军军服,又给每个人了一包用油纸包好的猪血,五个人你看我我看你,处座今天要干什么呀?
  周扣眼说:“诸位兄弟,你们今天要被一个抗日支队的战士,用刺刀戳死。”
  “啊,叫我们去送死?为什么呀?处座,我们哪儿得罪你老人家了?”
  周扣眼哈哈一笑,眼泪都笑出来了:“你们以为真的让你们去送死呀?我也不舍得呀,那是装死,那个抗日支队的士兵,只要刺刀碰到你们了,就立刻倒地装死,立刻把装猪血的袋子抠破,然后就一动不动躺在哪儿。”
  “他不会真的把我们戳死吧?”一个特务担心地问。
  “不会不会,这个请放心,绝对不会生这样的事。”
  “他不会,部队抗日支队士兵也不会吗?”一个特务还是担心会死。
  全国看牛皮癣哪家好“别人?哪有他跑得快?等其他人赶到时你们全部死了,等他们见证了你们的死亡之后,我就会立即兵,赶走他们。”
  “他们就这么容易被赶走?”
  “因为他们只有一个班,而我们有二百多人保护你们,不可能生意外的。大家就不要担心了。”
  “那我们为什么不把一个班干掉呢?”
  “这个嘛,,”周扣眼没有往下说。'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诡计